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抚恤金的定性分析以及处理原则

来源:山东政法学院案例研究院 作者:本站编辑发表时间:2016-09-09 12:18:28字体大小:

——原告李甲、李乙诉被告李丙、李丁所有权确认一案法律问题研究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案外人李某与连某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长女李丁,次女李甲、三女李丙、长子李乙四人。1996年4月9日,连某去世。2010年9月8日,李某立下遗嘱:由李丙为其养老送终,后事由李丙负责处理,其百年之后,所有财物由李丙继承,所缺部分由李丙负担。2011年10月22日,李某去世。被告李丙负责料理李某后事,并支付了丧葬费等相关费用。后原、被告双方因继承李某、连某遗产一事发生纠纷,二原告以法定继承纠纷为由将二被告诉至法院,法院于2012年2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双方在庭审中达成调解,由二被告给付二原告各12 500元。2012年5月9日,北京市通州区民政局出具证明,载明:我局管理的离退人员李某已去世,经其子女同意委托三女儿李丙领取李某一次性抚恤金及丧葬费。2012年4月李丙委托石某(李丙丈夫)领取此款,领取金额为36 191.02元(其中5000元为丧葬费)。
2012年7月,李甲、李乙诉至法院,要求确认二原告各享有李某的一次性抚恤金及丧葬费36 191.02元的1/4,即各9047.75元;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庭审中,被告李丙称所领取的丧葬费已用于办理丧葬事宜,且所花费用一万余元,远超5000元;二原告表示放弃分割丧葬费的请求,将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确认二原告各享有李某的一次性抚恤金的1/4并由被告给付。
被告李丙称,2010年1月原告李乙将李某送到李丙家,此后一直由其照顾,同年3月查出其患结肠癌并进行了手术,此后一直由李丙精心照料,定时接尿、冲洗膀胱、更换造瘘袋,原告从未照顾。老人去世后,亦是由李丙一人出资给老人办理丧事,别人从来没问过。因此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李丁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道理,李丙夫妇二人精心护理老人,后事也是该二人操办,未向其他人要过钱,扣除老人的火化等费用,所剩无几,无财产可供分割。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法人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因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确认权利。抚恤金系国家在死者死亡后,为了抚慰体恤死者的家属而给予其家属或生前被抚养人的精神抚慰和经济补偿。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二原告与二被告作为李某的直系亲属均有权受领抚恤金。本案中,虽被告李丙对李某尽了相对较多的赡养义务,但其已通过李某所立遗嘱确定由其养老送终办理后事,并据此取得了遗产。本案抚恤金系对死者家属的抚慰体恤,并非遗产,故本案抚恤金应由原、被告四人平均分配为宜。现二原告要求各享有抚恤金1/4的份额并由领取人李丙给付,理由正当,应予以支持。丧葬费系为办理死者丧葬所用,应用于死者丧葬支出,二原告表示放弃分割丧葬费,法院不持异议。综上,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原告李甲、李乙对李某的一次性抚恤金三万一千一百九十一元各享有四分之一的份额;被告李丙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李甲、李乙每人七千七百九十七元。
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现判决已生效。
二、相关法律问题研究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有两个:一是抚恤金的定性分析:抚恤金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抑或遗产;二是抚恤金的分配对象及原则。
(一)抚恤金的定性分析:抚恤金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抑或遗产
在实践中抚恤金最易与夫妻共同财产以及遗产相互混淆。以下对于抚恤金进行定性分析。
首先,抚恤金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共同财产,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婚前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自合法婚姻缔结之日起,至夫妻一方死亡或离婚生效之日止。抚恤金是国家在死者死亡后,为了抚慰体恤死者的家属而发放的,不属于死者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不是夫妻共同财产。
其次,抚恤金不属于遗产。遗产,从字面意义上来讲,就是遗留的财产,其包含两个方面的界限:在时间上是自然人死亡后遗留的财产,因此是在被继承人生前就已经存在了的;遗产是一种财产,不具有财产性的东西不能作为遗产。因此,在身份具有财产性的时代,身份也是一种遗产。我国现行《继承法》关于遗产的界定采取的是概括式的方式。我国《继承法》第3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这一定义为遗产概念的确定设置了四个限制性条件,即时间限制、性质限制、主体限制、来源限制。据此,确定某项客体是否属于遗产,就应从这四个限制性条件入手。其一,时间限制,即能够作为遗产的财产必须是在被继承人死亡前就已存在。以公民死亡为时点,死亡时已经存在的财产才可能成为遗产,死亡后产生的财产不能作为遗产。其二,性质限制,即能够作为遗产的客体必须具有财产性。继承的对象就是财产,一些人身性的客体不能作为遗产。其三,主体限制,即能够作为遗产的财产必须具有个体性。在确定遗产范围时,只能以被继承人的个人财产为限,不能将共同财产全部当成遗产。其四,来源限制,即能够作为遗产的个人财产必须是来源合法的。《继承法》第3条规定的合法性限制针对的是财产的合法性。依此规定,非法的财产是不能作为遗产的。抚恤金是国家在死者死亡后,为了抚慰体恤死者的家属而发放的,不符合遗产时间限制条件,不属于死者的遗产,不应作为遗产分割继承。
抚恤金具有对死者家属经济上的补偿和精神上抚慰的性质,不属于遗产也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二)抚恤金的分配对象以及原则
抚恤金既然不是夫妻共同财产也不属于遗产,那么抚恤金何人有权参与分配以及如何分配就成为实践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在实践中,抚恤金大致可分为军人抚恤金以及非军人抚恤金,以下对于二者的分配对象以及原则加以探讨。
1、军人抚恤金的分配对象以及分配原则
根据《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15条的规定,一次性抚恤金发给烈士、因公牺牲军人、病故军人的父母(扶养人)、配偶、子女;没有父母(扶养人)、配偶、子女的,发给未满18周岁的兄弟姐妹和已满18周岁但无生活来源且由该军人生前供养的兄弟姐妹。该条对抚恤金的发放对象作了规定。既然军人抚恤金有明确的发放对象,那么其分配对象亦为发放对象是符合法律逻辑的,故在审理涉及军人抚恤金的案件要以军人的父母(扶养人)、配偶、子女,没有父母(扶养人)、配偶、子女的,要以未满18周岁的兄弟姐妹和已满18周岁但无生活来源且由该军人生前供养的兄弟姐妹为分配对象,只有以上主体为适格的分配主体,除上述人员外不可以主张分配军人抚恤金。
根据《北京市实施〈军人抚恤优待条例〉办法》第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一次性抚恤金由证明书持证人户籍所在地的区、县民政部门按照下列方式发放:(一)有父母(扶养人)、配偶、子女且分配数额协商一致的,按照协商确定的数额发放;协商不成的,按照人数等额发放。现在未能协商确定数额,故应等额分割。虽然《北京市实施〈军人抚恤优待条例〉办法》第七条规定一次性抚恤金的分配协商不成的,按照人数等额发放,但此办法仅规范的是民政部门的发放行为。笔者认为,军人或离退休军人的抚恤金是国家在死者死亡后,为了抚慰体恤死者的家属而发放的,应以平均分配为原则,充分考虑生前与死者共同生活、尽了主要扶养义务、因为死者去世在精神和物质上遭受更大痛苦的亲属等实际情况,对抚恤金进行合理分割。
2、关于非军人抚恤金的分配对象以及分配原则
鉴于抚恤金系国家在死者死亡后,为了抚慰体恤死者的家属而给予其家属或生前被抚养人的精神抚慰和经济补偿。故笔者认为非军人抚恤金的分配对象以死者的近亲属以及生前被抚养人为限。具体的分配顺序可以参照适用《继承法》第十条、第十一条。鉴于对于死者亲属之间如何分割非军人抚恤金并无明确法律规定,在当事人发生争议的情况下,仍需由法院根据具体情况,应以平均分配为原则结合各方当事人对死者的照顾、扶养以及赡养状况,对抚恤金进行合理分配。
结合本案,法院充分考虑到“李丙对李某虽然尽了相对较多的赡养义务,但其已通过李某所立遗嘱确定由其养老送终办理后事,并据此取得了遗产”这一事实,对各方利益进行衡平,判决原告李甲、李乙对李某的一次性抚恤金三万一千一百九十一元各享有四分之一的份额。

综上,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

山东政法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SDUPSL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解放东路63号致远楼408、406室 邮编: 250014 电话:0531-88599852 88599895 E-mail: xuguiyi@163.com 鲁ICP备 10007285号